不孕“偏爱”女运动员 生育造就超级妈妈

发布时间:2021-09-30 09:13 点击:

  挪威科技大学的专家发现,不仅是一些出色的女性运动员经常出现生育问题,过度锻炼的女性,患生殖问题的几率也会增加3倍。

  主导该项研究的西格丽德•阿斯盖尔多提尔教授于1984年~1986年间调查了3000名女性的运动频率和运动强度,并在接下来的10多年中记录下她们的怀孕情况。

  在这些女性当中,有两类人最容易出现生育问题:一种是每天都花很多时间锻炼的人;另一种是虽然锻炼频率不高,但是一锻炼就把自己搞得筋疲力尽的人。即使把年龄、体重、婚姻状况及生活习惯等因素考虑在内,过度锻炼还是和不孕不育有很明显的联系。

  究其原因,主要由两条:

  1、初潮前反复过量运动。我国少女的平均初潮年龄为11~13岁,在此前,女孩身体各组织器官均处在方兴未艾的发育阶段,需要大量多种营养供应。如此时进行不合理的大运动量的剧烈运动,使营养大量消耗,必然影响生长发育,其中对生殖内分泌系统的影响较大。据统计,少年女运动员的月经初潮年龄比一般少女要大3岁,大部分在16岁或以后才有初潮。

  2、长期疲劳性运动引起体重明显下降。长期激烈运动引起的体重减轻,意味着体内能量的严重耗损和组织内所含脂肪比例过低,可出现月经量少或闭经。研究证实,女性体内的脂肪比例达到17%才能维持正常的月经功能,而大部分女运动员体内所含脂肪比例明显低于此正常标准。

  虽然全世界都在严查体育比赛中的“违禁药物“,但是不可否认,运动员的“大力补”仍然存在或者存在过。即使不服用兴奋剂类药品,许多女运动员在“姨妈驾到”时都不可避免的要服用推迟经期的药物,例如安宫黄体酮。这属于一种孕激素,长期使用可能导致功能性出血、闭经、子宫内膜异位症,无疑增加了女健将生育难得风险。

  邹春兰因为药物男性特征突出 正在拔除胡茬

  不幸事例:全国1990年获得全国女子举重冠军并打破全国纪录的邹春兰,因服药不能生育。邹春兰1987年进入吉林省第一体工队时,刚满16岁。从她进入体工队起,就开始服用“大力补”,每天1粒,直到1993年退役,达6年之久。“只有到比赛前的半个月,才停止服用,并打‘掩盖剂’”邹春兰说。“大力补”那时就已是禁药,其对女性有男性化反应。2001年,是邹退役后的第8年,她到上海看病,经检查,她体内的男性激素比普通男性还高,这种叫“大力补”的小药丸,毁灭了一个女人想成为母亲的愿望。

  男运动员也宜不育?自行车运动是祸首

  西班牙科尔瓦多大学医学院的黛安娜•巴蒙德教授主持实验小组对15名健康的西班牙铁人三项选手的精子的质量进行了分析,他们平均年龄为33岁,均在国内和国际取得过好成绩。研究小组对他们的训练路线进行了详细分析,并特别注意他们每周骑车所花费的时间。运动完成后三天禁欲,然后提取精子,对其形状和形态进行了分析。研究结果表明:尽管所有的铁人三项选手精子不到正常人的10%,而每周系统训练超过300公里的男子更是不到正常人的4%,这个比例被认为具有相当严重的生育困难。运动强度和运动量都很高的项目可能会损害精子质量。

  原因:目前尚未明了,据猜测有可能是以下两条:

  1. 刺激或者马鞍对生殖器局部的挤压。

  2. 由于穿着过紧的衣服产生的摩擦而导致睾丸局部过热。

  虽然已有科学实验证明过早或者过多的体育锻炼对男女运动员的生育大计都会产生影响,但万幸的是这种影响是可以改变的,不会持续终生。事实说明,曾经出现过生育问题的女性运动员最终都有了宝宝,所以过度锻炼对生育能力的削弱作用不是永久不变的。挪威科技大学的专家阿斯盖尔多提尔教授建议:“想怀孕的女性应该调整自己的运动习惯,适当降低运动强度。”看来,享受一下平凡人的生活,是运动健将们生儿育女的最大秘笈。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对于大多数女人来说都是一个体力严重透支的过程。但是,对于运动女健将们而言,“生孩子”带来的推动力甚至比兴奋剂还要管用!对1964年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女运动员进行调查的结果具有很强的说服力:其中有46%生了孩子的女运动员一年后成绩得到了提高,31%的女运动员在生育第1年-第2年之间的成绩有所提高。

  “超级实例”:荷兰短跑名将范妮•布兰克尔斯•科恩,30岁已生有一儿一女的她在1948年伦敦举行的第14届奥运会上一人独得4枚金牌,还因此获得了“女欧文斯”和“飞行的家庭主妇”的美名。

  美国黑人女运动员埃弗琳•阿什福德 1985年,产后两周,她便开始了艰苦的训练,而取得的成绩却比生产前更为出色。这位“妈妈级”的阿什福德还在1992年35岁时成为奥运会田径史上第一位三次获得4×100米接力跑金牌的女运动员,并被多次评选为“世界最佳运动员”和“世界最佳女子田径运动员”。阿什福德曾经表示:“较之一仓库的维生素或者兴奋剂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怀孕生养的优势明摆着。”

  澳大利亚选手罗林森(Jana Rawlinson)生完孩子一年后克服了脚部肌肉的拉伤、疼痛难忍的智齿、烦恼的失眠和其它疲劳和压力重返赛场、并在日本大阪获得女子400米栏冠军。罗林森说:“作为一个妈妈,你什么都能做!”

  英国的拉德克利夫(Paula Radcliffe)1月份生下第一个孩子后,在同年11月以2小时23分09秒的惊人成绩赢得了纽约的马拉松比赛。

  日本运动员谷亮子的第一个孩子不满两岁时,她在北京奥运会柔道女子48公斤级的比赛中战胜法国选手若西内(Frederique Jossinet),获得冠军。

  智利女举运动员伊丽莎白•波布利特对自己的6个月身孕浑然不觉。拿到全国冠军一周后,在训练场上生下了自己的第一个儿子。

  伊丽莎白•波布利特

  为什么生育造就超级妈妈?

  1. 怀孕的艰辛和分娩的阵痛锻炼了她们,让她们在比赛时更有信心,甚至更加强健有力。拉德克利夫表示:“对于一个人来说,我想生孩子会使你具备额外多的内在力量和特好的平衡能力。所有人认为我有孩子后会结束我的运动员生涯,但我建立了自信。”

  2. 日本运动员联盟会的医学专家Namba表示:“生孩子可提高男性荷尔蒙和其它荷尔蒙,从而促进了妈妈运动员的威力。分娩后的肌肉力量和其它运动能力的检测表明都没有特别的提高。但在心理方面,生孩子对运动员具有很大的积极作用。”